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化 >

买来的“广东新娘”全飞了(组图)

时间:2017-10-07 18:15 来源:网络整理

 

骗婚关系网 制图:梁国强

 

“二号人物”陈某环因骗婚“三进宫”


  文/图 羊城晚报记者 黄亮 通讯员 魏清芳

  今年上半年,骗婚案频频在梅州五华县出现,警方在短时间内接到六宗报案。这些受骗者全是来自江西,他们交了四五万元彩金,领回广东的“新娘”,岂料没过几天“新娘”就逃跑失踪,让受骗家庭欲哭无泪,还背上一身债务。

  策划这一系列骗婚案的,是梅州五华县一犯罪团伙。他们有人负责寻找江西的大龄未婚男青年,将其引到广东梅州。有人在广东物色女孩子扮演“新娘”,找一处房子扮作“娘家”,拉上一帮人充当“亲属”,把相亲大戏演足,骗取彩金后就逃之夭夭。

  梅州五华县警方接到报警后,经过两个月的缜密侦查,终于抓获这一系列骗婚案中的10名嫌疑人,已查清的骗婚案有6起。

  礼金到手后 “新娘”就逃跑

  五华县警方的官方微博“@五华公安”,最近接到一则绝望的报警信息:“我在五华被骗婚,被骗5万多元,你们能抓到人吗?……我本打算一死以谢高堂亲朋,但一想到仇人逍遥法外我死不瞑目……”这则网上报警信息,顿时引起了五华警方的高度重视。

  不久后,五华警方又接到一宗报警,一名来自江西的女子称,今年3月12日,她陪着姐姐的儿子到五华相亲,给了5.8万元的彩礼,把女孩带回江西,岂料一个星期后,带着女孩到民政局办理结婚手续时,发现女孩的身份证和户口本都是伪造的。他们怀疑遭遇“骗婚”。

  一名游姓男子也报警称,自己的儿子从五华娶回19岁的“儿媳”陈冰冰,给了3.69万元彩礼,陈冰冰到县城买衣服,趁机逃跑了,至今无法联系。

  一名黄姓男子也报警说,他的儿子从江西抚州到五华县河东镇相亲,给了女方家长5.58万元彩礼。“儿媳”回江西住了两天后,借口说回五华办理结婚手续,没想到一回到五华,“儿媳”很快失踪,打手机关机,找那些中间人和女方家长也全部失踪,这才意识到上当受骗。

  铁打的骗局 流水的演员

  警方在短时间内一共接到了6起类似的报警。受害人大多来自江西,且多为大龄男青年,家庭条件不好,受骗金额少则3万多元,多则5万多元。几乎所有受骗者都指认不出案发的地点,因为他们来自江西,不熟悉当地,而且行程匆忙,不曾刻意认路,这成为阻碍警方破案的最大难题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经过两个月的走访,一个曾来五华县的受骗人家属,还记得某座在骗婚案中充当“娘家”的房子!在其指认下,警方抓到该房的房主(嫌疑人之一),并循线成功抓获其他9名犯罪嫌疑人。目前,一号人物胡某仍在逃,警方正全力缉捕。

  办案民警介绍,骗婚戏中,有两个关键人物,一个是周旋于广东和江西之间的胡某(在逃),是所谓的“一号人物”,负责联系江西的大龄未婚男青年,又在广东找人扮演新娘。“二号人物”是五华县人陈某环(已归案),负责提供男女双方见面的地点,即所谓的“娘家”。

  除了他俩外,剩下的就是“新娘”、“爸爸”、“妈妈”、“姑姑”、“叔叔”或“弟弟”等,这些人在每宗骗局中只出现一次,搞完一单就换一批人,可谓是“铁打的骗局,流水的演员”。

  人和房子都找齐后,剩下的就是制造假冒的身份证和户口本。这些证件只有照片是真实的,名字和其他信息都是假冒。办案民警表示,骗局看似天衣无缝,实则手法拙劣,只要到公安部门查验身份证即可辨真假。可惜,竟没有一个受害人识破。

  受害人故事

  花了六万,不知“新娘”姓甚名谁

  吴某元来自江西抚州市崇仁县,今年32岁,小学毕业,平时在家务农。今年3月初,一位妇人到吴某家里闲聊,吴妈妈跟她提起自己的心头大事,希望她帮忙介绍对象给吴某元。该妇人满口答应,没过几天,该妇人来到吴某元家中,说是有“好消息”。

  3月12日,吴某元和家中的亲戚,跟着所谓的“媒人”,从江西来到五华县安流镇一户人家,见到了一个自称“李小燕”的女孩。“媒人”问吴某元对“李小燕”印象如何,吴某元说“还可以”,“李小燕”也表示满意。

  随后,双方到了五华县安流镇一间饭店就餐。席间,吴某元的舅舅按人头给“女方”家人发了4个红包,算是见面礼。次日,双方开始谈聘礼的事,“媒人”拿出一份“结婚协议书”,让双方签字按手印后,吴某元就将5.8万元交给“李小燕”的“叔叔”,并于当晚将“李小燕”带回江西老家。

  在随后的几天时间里,两人俨然一对名正言顺的夫妻。一个星期后,吴某元带着“李小燕”去办结婚手续,谁知到了民政局,才发现“李小燕”的身份证和户口本都是伪造的!吴某元“嗡”地一下头都大了:自己竟然不知枕边人姓甚名谁!

  “李小燕”见事情败露,屡次策划逃跑,然而,村里人都帮忙照看这名来自广东的“新娘”,因眼线众多,“李小燕”没能逃脱。吴某元眼看枕边人屡次逃跑,感觉不对劲,于是在今年4月10日,和姨妈一道到五华县公安机关报警。破案后,吴某元这才知道,“李小燕”其实叫魏某霞。

  才见一面,四万多元打了水漂

  周某兵是江西吉安市人,32岁,在家务农。由于还没成家,父母找到了做媒的蔡某,蔡某答应帮忙。几天后,蔡某打电话来称已联系了一个还不错的女孩。

  今年2月7日,周某兵与母亲、媒人蔡某坐班车到了五华县安流镇。次日,一家人在某理发店的二楼见到了介绍中的女孩,并拿到那女孩的临时身份证和户口本。周某兵见了那个女孩后,顿生好感。而女孩也对周“非常满意”。经商量,周某兵愿意出彩礼4.29万元。

  没想到,周某兵给完彩礼,带着女孩离开理发店时,突然,两个光着上身的男子将女孩架走,其中一名男子用普通话说:“是谁介绍的?这是我老婆!”另外一个则拿着皮带抽打女孩,一行人很快不知去向。

  随后,媒人打电话给周某兵,劝其先离开,并说女孩的妈妈被那个男子砍了一刀,已住进医院,女孩则被公安机关抓了,“等事情摆平了再把女孩送到江西。”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周某兵等束手无策,只好先行回江西。

  一晃好多天过去,五华那边始终没有动静,周某兵就拿着女孩的临时身份证和户口本到派出所去查,一查吓一跳,民警告知两样证件都是假的。周某兵这才如梦初醒。

  探访嫌疑人

  “媒人”:参与骗婚已经“三进宫”

  陈某环是本案的“二号人物”,年近花甲的他已是“三进宫”,罪行都是组织和参与骗婚。

  早期,陈某环诈骗的对象都是五华本地人,从去年8月起,他开始打起了邻省江西人的主意。“江西抚州那边普通一个家庭,结婚光彩礼就要十万元,还不包括摆酒席。如果娶个广东女孩,才四五万元,中间的差价令很多人愿意尝试,于是我们就有了操作的空间。”

  在整场骗局中,陈某环负责物色“新娘”、找人充当“新娘”的亲属,找房子作为“娘家”。每做成一单生意,他能分到三千元。为了“肥水不流外人田”,陈某环还怂恿妻弟参与到骗局中,扮演“新娘”的“叔叔”。

  “新娘”:“黄花闺女”曾有三次婚史

  今年27岁的魏某霞是五华县横陂镇人,在冒充“新娘”前,她已经当过三回真正的新娘,但都以离婚而告终。

  这个有三次婚史的女人,由于脸蛋秀气、皮肤白皙,在一起骗婚案中,她声称从未结婚、从未谈恋爱,男方竟也信以为真。魏某霞与男方见面后,双方签了一份“结婚协议书”,男方给了彩金,将其带回江西。“彩金我一分钱都没拿到,只拿了几百元见面礼,他们让我先到江西住一段时间,然后借回娘家之机脱身,事成后可得5000元。”

  “母亲”:露脸两次赚出场费540元

  陈某秀是五华县安流镇楼江村人,有一天,侄媳张某霞(在骗婚案中,提供房子作为“娘家”)找到她,让她扮演一个女孩的母亲,事成后给好处费300元。面对诱惑,经济窘迫的陈某秀答应了。

  次日傍晚,陈某秀来到指定的房子,刚进屋没多久就来了10多个人,经媒人介绍,得知那些人来自江西。心领意会的陈某秀拿了户口本给男方家人看,表示自己是“新娘”的母亲。随后,男方给陈某秀发了240元“见面礼”。

  第三天下午,陈某秀按照事先安排,再次以“母亲”身份到饭店吃饭,餐后“新娘”随男方回江西。事后,陈某秀从张某霞那里拿到300元“出场费”。

  黄亮、魏清芳 (来源:羊城晚报)

上一篇:准新娘路边上厕所意外溺亡致亲家反目   下一篇:女子健身后开车昏厥撞断路边8根路桩 准新娘为减肥开车饿晕致翻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