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际 >

冯小刚,过时了吗?

时间:2017-10-08 14:41 来源:网络整理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封面新闻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  在6月18日、19日的两场活动上分别吐槽了垃圾观众捧烂电影和鲜肉演员太“娘”,想脱又不敢脱后,冯小刚终于完成了对电影行业所有相关者的通杀(呛)。

  捋捋冯导这些年的吐槽时间线,大概是这样的:

  1999年,《科学时报》分两次刊登了批评冯氏贺岁片的专题。结果,冯小刚亲赴当时的编辑部,在未找到当事作者和编辑后,留下“出门要小心点,免得挨揍”的话后离开。

  2006年,《夜宴》上映。在广州点映时,有媒体表示看到葛大爷就想笑,还有人把“七次笑场”的数字写进了标题。结果,冯小刚在此后路演中主动提到了这个话题,直言媒体别有用心,存心找笑,不可理喻。

  2012年,《一九四二》上映,和李安的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档期相撞。有网友说电影不如《少年派》好看,他怒呛:“别看这个电影,看了是脏了我的电影!”

  2013年,《私人定制》上映,七亿票房差强人意。不过,这部电影的口碑两极分化十分严重,而对于众多影评人一致的差评,冯小刚最终连发7条微博呛声影评人“假装懂电影”、“文化纳粹”等。

  也是在2013年,冯小刚突然在微博里点评网络流行语“屌丝”一词,“称自己是草根是自嘲;称自己是屌丝那是自贱。”并很不客气地炮轰,表示屌丝属于脑残群体,“不要以为这词不寒碜跟镀了金似的”。

  2015年,冯小刚在跨界参加一档名为《我看你有戏》的综艺节目时,炮轰了综艺节目改编成大电影的现象,认为“对中国电影的发展产生了极其恶劣的影响”,引发网络论战。

  2016年,冯小刚在《我不是潘金莲》上映之际呛声万达院线(002739,股吧)排片太少,跟王思聪隔空互掐,但最终没落下多少好处,网上几乎是清一色的负面评价。

  @小飞侠 整理

  如果说618的购物车可以让我们放下手中的王者荣耀,那也只有冯小刚能让我们明确知道:他又有新电影要上映了。

 
这么多年来,我们已经习惯了冯导的宣传期愤怒。

  只是,今年的愤怒来得比往年更早一些,因为《芳华》预计国庆档上映,现在才刚刚进入暑期档呢。

  并且,冯导这次把炮火全都集中在了观众身上。

  6月18日,他说中国电影之所以被吐槽是垃圾,跟很多垃圾观众去捧垃圾电影有关。昨天,他又吐槽鲜肉演员太“娘”,说“有流量的,哪有会演戏的”。不过这背后,冯导分明还是在指责那些好坏不分,对偶像一通乱捧的粉丝。

 
  于是,有的观众表示心累,既要用真金白银去支持票房,还要给中国的烂电影背锅,冯导您能不能老按着观众这一头羊薅!

  当然也有观众支持冯导的。

  但这些都不重要。

  因为2013年,冯导在《私人订制》上映前可不是这么说观众的,而是一再表态要“好好伺候观众”。

 

甚至在比2013年更早十余年间,“伺候观众”一直是冯导在各个场合挂在嘴边的词。

 
  但自从2013年他的《私人订制》遭遇口碑差评后,冯导就开始愈发频繁地表态“不伺候观众”了。

 

 

 
  他也曾解释过这种态度转变的原因,主要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他没有欲望了。

  过去拍的那些贺岁喜剧,都是我真正想拍的。那些电影不仅伺候了我,也伺候了观众。我觉得年龄增长了,经历增长了,然后成长之后,人的心情是分阶段的,比如这个阶段,我没那个欲望了。

  准确的说,冯导失去欲望的时间是在2006年。

  那年,他拍了古装动作大片《夜宴》。

 

《夜宴》剧照/豆瓣

  随后一直到2013年《私人订制》之前,他就一直在喜剧和正剧之间来回跳,前者有两部《非诚勿扰》,后者则是《集结号》、《1942》这类沉重的苦难大片。

  电影本身的质量好坏暂且不论,但对于彼时已经慢慢失去“伺候观众”欲望的冯导而言,这期间他内心一定经历过在“做自己”和“交公粮”之间来回拉扯的“煎熬”。

  这种“煎熬”主要来自票房。

  尽管没了用喜剧伺候观众的欲望,但他仍可以驾轻就熟地用两部《非诚勿扰》赚得盆满钵满,但对他转型拍摄的苦难大片,观众和市场却并没有像对待他的喜剧那样肯买单。

  2006年的《夜宴》票房虽有1.3亿元,但相比1300万美元的投资,能保本就已不错。

  2007年的《集结号》倒是表现不错,拿下2.6亿的票房。

  2010年的《唐山大地震》则是冯小刚转型正剧的巅峰之作,以6.73亿的票房成为当年国产片票房冠军。

  可到了2012年的《1942》,冯小刚和他背后的华谊则是一败涂地……

 

《1942》剧照/豆瓣

  《1942》票房的失败也促成了冯小刚在2013年重归喜剧老路,拍了《私人订制》,并直言不讳说“想让华谊赚钱”。

 
  当然,《私人订制》确实做到了,超过7亿的票房验证了在贺岁电影领域,冯小刚依然是最强王者之一。

  但也正是关于这部电影的争议,让冯小刚第一次清楚地认识到自己老了,可能跟不上年轻观众的脚步了。

  以前他拍《甲方乙方》,观众大笑,觉得影片对社会和现实的讽刺太精髓了,而到了如法炮制的《私人订制》,观众虽然也会笑,但却跑到豆瓣上留言说电影又俗又烂,感觉被糊弄了。

 

豆瓣上关于《私人订制》最热门的两个评论

  对观众日益年轻化的现实,起初冯小刚还很坦然,带着一种大导演特有的自信在接受采访时说“年轻的观众想些什么、关心什么,说句实话,我不太感兴趣”,表示自己无意改变。

  既然观众年龄层往年轻化走,那么,《私人订制》就面向年龄大一些的观众吧,我的电影他们看了这么久,相信看着会更有感觉一点。年轻的观众有年轻的导演和他们做互动,在什么山唱什么歌,人在哪个年龄阶段,就拍摄哪个年龄段的电影,我不会刻意去调整改变,迎合年轻人。而且,也不见得你能调整得过去,我不能拍摄我不熟悉的东西,那是挺痛苦的一个过程,会不知道怎么去开动,从挑选剧本、找人磨合到最后拍摄,麻烦得很。况且都到了这个年龄,我们这些人,心里早就想明白了。至于年轻的观众想些什么、关心什么,说句实话,我不太感兴趣。

  然而面对着影评人和网友们的吐槽,冯小刚最终还是坐不住了,我一个票房荣耀的最强王者怎么就变成了“小学生”,于是他直接在微博怒怼影评人,成为当年的热点事件。

  看着此时的冯小刚,我们心里或许还是挺感慨的吧。

  当年,王中军拿着剧本和钱来找冯小刚拍《夜宴》时,他说这是未雨绸缪。

  我知道我接着拍喜剧也会有一天不挣钱了,与其早晚有一天票房咣当一下子掉下来,不如利用这之前的时间拍各种不同风格的电影。

  没想到仅7年后,他就不得不面临着比拍喜剧不赚钱更严重的事实,失去国内电影市场的主流观众,也就是年轻人。

  当年,国产票房冠军的前三位是12.46亿的《西游·降魔篇》、7.68亿的《钢铁侠3》和7.19亿的《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》。

  尽管《私人订制》以微弱劣势排名第四,但排除《钢铁侠3》这样的好莱坞科幻大片,其余两部所代表的奇幻电影和青春电影,都非冯小刚所长,这也是不争的事实。

 

《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》海报/豆瓣

  于是,《私人订制》之后,冯小刚以“急流勇退”的姿态休息了几年,执导了一届春晚,参加了不少喜剧向的综艺节目,还在《老炮儿》里贡献了精彩演出,直到2016年以《我不是潘金莲》重新出山做回导演的老本行。

  然而冯小刚不导演的这几年,中国电影市场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烂片与鲜肉齐飞,把中国电影市场的票房推向一个又一个新高。

  最具代表性的是从《致青春》开始,青春电影成为了国产电影的一大主流。

  比如郭敬明,从2013年起,4部“小时代”取得了超过17亿的票房,这个成绩几乎是冯小刚过去20多年以导演的身份所创造的总票房的一半。

 

《小时代》海报/豆瓣

  于是,过去说不在乎票房(确实不用在乎,因为冯小刚的名字就是票房的保证)的冯小刚,亲手用一封手撕万达的公开信表达自己对票房的在乎。但这种近乎灾难般的应对,并没有拉升《我不是潘金莲》的票房,反而进一步销蚀了冯小刚在年轻人中间的口碑。

  当然,也许你会说《老炮儿》的9亿票房不是挺漂亮的嘛!

  对,但这部电影,冯小刚是主演但并不是导演啊。

  而且更重要的是,《老炮儿》的成功也并非是因为它吸引到了年轻人,它在票房上的逆袭反而是因为吸引到了中年观影群体所带来的结果。

  虽说这部电影有吴亦凡、李易峰两个当红鲜肉(应该并非是冯导口中的鲜肉吧),但它主打的老男人、父子情并非是时下最主要的电影观众,也就是年轻人的兴趣。

  这让《老炮儿》的成功更难被复制。

  事实上,在《我不是潘金莲》的宣发期间,冯小刚和他的团队也有意再次拉回这些中年观影群体,可一封公开信却让他被年轻人的吐槽弄得灰头土脸。

  于是这次,冯导将炮火对准了观众跟鲜肉,虽说道理上是站得住脚的,这也顺应了当下吐槽脑残粉、鲜肉演技的大潮流,而且在冯导的设想中,接受他的吐槽的人应该也就是他电影的受众吧。

  在冯导新片,讲述上世纪七十年代文工团青春的电影《芳华》整体缺乏宣发亮点的情况下,这招看起来还不错。

  但我们想提醒冯导的是,既然你吐槽了垃圾观众和鲜肉演员,那如果《芳华》的质量不过关,恐怕很可能会“伤人不成反伤己”。毕竟《芳华》里的青春不是年轻人,也不是中年人的青春,说是退休老干部的青春还差不多。

文章来源:微信公众号封面新闻

(责任编辑:何一华 HN110)

上一篇:冯小刚:“太安全”就没出息   下一篇:冯小刚为大鹏送祝福